媒體報道

陳啟宇:中國藥企遲早要進世界第一陣營

導讀:6月6日,復星國際分別于上海和香港召開了2018年股東大會,并在同一天召開了復星投資人論壇,各業務板塊的高管分別向投資人介紹了目前的業務與未來的發展前景。

 

在股東大會與論壇的間歇期,智通財經等多家媒體共同采訪了復星國際聯席總裁、復星醫藥董事長陳啟宇和復星國際執行董事、聯席總裁徐曉亮兩位高管,在一個多小時的交流中,陳啟宇和徐曉亮以復星醫藥和豫園股份為著力點,暢談了自己眼中的復星,在他們看來,復星以“健康、富足、快樂”三大板塊為導向,正腳踏實地前進著,復星的前路,無疑愈發光明。以下智通財經的報道,與大家分享:

 

提出新標準,行業迎來洗牌

 

Q:醫藥板塊最近似乎被特別看好,這是否與其較低的負債率相關?

 

陳啟宇:第一,現在國家政策利好創新型醫藥企業。其實中國重視一致性評價的藥企并不多,復星醫藥藥品質量“一致性評價”工作正有序推進。2018年初,復星醫藥控股子公司黃河藥業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施力達?)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有助于公司不斷提升產品質量;5月,子公司湖南洞庭藥業抗抑郁藥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片也通過了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截至2017年末,復星醫藥在研新藥、仿制藥、生物類似藥及一致性評價等項目 171 項,其中一致性評價項目 39 項。

 

藥品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有利于進行其市場銷售,并為復星醫藥后續產品開展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工作積累經驗。施力達?是全國第一個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苯磺酸氨氯地平,這是一個高血壓用藥,原研藥銷售額約30億人民幣。原來我們在這個市場幾乎是零,通過一致性評價后拓寬了市場空間。這得益于國家政策給我們的支持和鼓勵。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片是湖南省第一個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品。在一個特定治療領域,沒有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品,是存量重新洗牌的過程,是市場再一次重新分配,也是給市場用藥質量提升的一個過程。

 

第二,現在仿制藥的開發,與以前不同。以前標準是國家標準,給國內的藥廠留有進步空間?,F在新的標準完全跟美國標準是一樣的,門檻大大提高了,行業也將重新洗牌。而創新藥方面,國家醫保規定今后中國創新藥,只要批,不用等到批量調整目錄,可以進行單獨藥價談判,談完就進醫保。這對創新藥是一個很好的推進政策。

 

第三,從創新角度,全球性的藥物創新結構格局發生了變化。以前是小分子占主導,現在都往大分子和細胞治療方向走。過去小分子時代主要由跨國公司壟斷,因為小分子取決于化合物庫,大藥廠的庫已經很大了,一般中國企業進不了這個庫。但現在不一樣,大分子重點是蛋白質分子結構、抗體的設計。這些大藥廠也沒有,輝瑞、阿斯利康等都是靠收購小的大分子抗體研發公司。而現在中國的藥企,我們都開始具備的研發能力。我們總體上離跨國公司的距離就不那么遠了。

 

Q:您所說的這一距離,是指除了小分子以外嗎?

 

陳啟宇:我們國家的創新能力,在大分子、細胞治療都有了。國外細胞治療現在批了兩家,我們和其中一家公司美國 Kite 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復星凱特,推進細胞免疫療法產品在中國的產業化。目前,國家把中國臨床試驗標準跟國際接軌了。

 

Q:國際接軌,是否意味著標準更高?

 

陳啟宇:標準更高也更難了。每個國家,都希望自己的老百姓醫療開支能降低,保障更好,藥便宜一點,這是趨勢?,F在中國藥企機會很多,千萬不要小看中國藥企在全球的競爭力。以前有相當長時間內,國家的藥品法規標準跟國際不接軌。中國加入WTO后,講的是統一化,唯一就是醫藥行業,國內政策標準跟國外不一樣?,F在經過三年的整治,醫藥企業在仿制藥上研發的寬度、深度,完全和世界級仿制藥公司一樣,都是一流的。過去我們只按中國標準做,下一步沖出去,我們的仿制藥就會在全世界打開局面。

 

Q:您怎么看待印度的仿制藥?

 

陳啟宇:我們和印度不一樣,印度本國老百姓吃的藥是一個規格,賣到美國市場的另外生產,兩個規則。我們在印度的企業,在印度銷售額也不算大,因為都是立足于美國市場,在國際市場上更有競爭力。印度藥廠最大的就200多億美金市值。從領先藥廠的市值角度來講,除了歐美,中國比印度、日本都大。

 

中國藥企離千億美元市值并不遙遠

 

Q:歐美領先醫藥公司的市值不少在千億美金以上,中國藥企能否邁上這一高度?

 

陳啟宇:全球藥企千億美金市值以上的十家,最大的強生,有4000億美金。中國現在追趕速度很快,接下來五到八年,或一定的周期,千億美元的全球的醫藥企業,中國會有兩、三家,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

 

中國企業應該抓住幾個機遇:第一,中國市場。中國未來將會出現一大批創新藥,一個企業在中國市場做五到十個創新藥,那就很大。而且很多創新研發在走全球化,這個空間確實打開了。第二,藥品的規?;_發,大大降低成本。

 

Q:醫藥和芯片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周期非常長,您如何看待?

 

陳啟宇:中國新藥創制,國家規劃啟動到現在,已經有十幾年了,國家已經投入了幾輪了。復星醫藥投的兩個創新藥企業,一個是2009年投的小分子化學藥平臺復創醫藥,一個是2010年初投的大分子生物藥平臺復宏漢霖,到今年也是第九、第十年了。這是行業的規律,掉頭比較慢,趕超比較慢,但一旦超越了,別人再要扭轉局面,也很難。

 

Q:那您的結論是?

 

陳啟宇:中國醫藥企業,未來一定是全球醫藥行業的主流企業,會跑到第一陣營。

 

Q:從之前的經驗看,中國贏經常是贏在規模和市場,而不是掌握最核心的技術,您對此有何評價?

 

陳啟宇:醫藥行業沒有什么核心技術掌握在別人手里。美國醫藥行業大量從事研發的高端科學家都是中國人,早期上世紀80年代出國的很多,學化學、生物的,最后大量的進了醫藥行業,90年代也是如此。美國醫藥行業有一大批的中國人才。我們復星這樣的企業,要做大產業平臺。但更多的,要培養像復宏漢霖這樣的一個個科學家創業團隊的“獨角獸”。而且復星醫藥的機制跟跨國公司不一樣。我們給科學家資金和股權,鼓勵團隊創業創新,研發成果出來后,自己變“獨角獸”。

 

Q:目前,國內醫藥研發創新的泡沫是不是很大?

 

陳啟宇:不大。中國的創新藥企業,還沒有到出泡沫的時候。

 

CAR-T在中國市場潛力非常大

 

Q:一致性評價要求今年做完,公司剩余報備項目是否會集中在三、四季度出來?

 

陳啟宇:每個產品出來都會有公告。我們投入了不少資源在一致性評價里。三年前我跟復星醫藥總裁吳以芳說,一致性評價對復星醫藥來講,我們是一次進攻的機會,而不是一個防守的機會。一致性評價原來的品種目錄,我們主力品種在里面的并不多,所以我們是用一種進攻態勢做,做完了,對我們銷售、產品結構、盈利能力肯定會有大的提升。

 

Q:復星CAR-T技術所運用的場景或針對的市場目前情況是怎樣的?

 

陳啟宇:復星凱特已完成了Yescarta的全部技術轉移。FKC876(即Kite的Yescarta)已經于5月初獲得國家藥監審評中心IND的正式受理,有望在獲批后盡快開展臨床注冊試驗。因為現在的CAR-T還是針對非實體瘤,以血液、淋巴瘤為主。

 

現在用CAR-T治療的癌癥病人,都是復發的,難治的,到最后階段了,說實話是跟生命賽跑。從公開的臨床數據來看,我們的產品幫助患者得到及時救治??傊?,各有所長,無論諾華也好,復星凱特也好,都不是只做一個藥,都是有一條產品線在做,這個賽道是持續競爭的一個過程。我們這條路通了,而且從市場角度,中國的這些癌癥患者絕對數量大于美國。

免费网站看黄页